油价

《权力的游戏》大结局倒计时18天,我最舍不得这对姐妹花!

29-03-2019 权力的游戏 印象编辑 素材来源: inaight视界
摘要
权力的游戏这部万众期待的史诗剧作,将走完历时八年的旅程,幽幽地和我们挥手告别。在这临别之际,殿堂级杂志《滚石》对颇受瞩目的狼家姐妹进行了一场专访。



距离《权力的游戏》大结局开播,只剩下最后半个月了!



届时,这部万众期待的史诗剧作,将走完历时八年的旅程,幽幽地和我们挥手告别。


在这临别之际,殿堂级杂志《滚石》对颇受瞩目的狼家姐妹进行了一场专访。



说起这对姐妹花,大家应该都非常熟悉了,她们不仅在剧中担纲主要角色,在影迷群体中拥有超高人气,她们未来的发展也是不可限量。


因此,就让我们跟着《滚石》的访谈,一起来看看这对姐妹花在戏里戏外精彩的命运交叠吧。

       


台前:狼家姐妹命悬生死

一朝东山再起


1991年,还在二流电视剧本里打转的乔治·马丁(George R.R.Martin)42 岁了,他早就受够了轻车熟路的科幻片套路,迫不及待地想在新领域挑战自我。



在他随意翻看各色故事的时候,一个画面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注意力:年幼的男孩子们,在血迹斑斑的雪城里,苦苦寻找着被抛弃的孤狼崽。


这个景象,给了他关于史塔克家族的最初创作灵感,同时也促成了《冰与火之歌》系列的问世。



不过,正式动笔之后,马丁总觉得,这个家族的故事不完整,“我需要些女孩”。


于是,在 Santa Fe 拥挤逼仄的办公室里,他大笔一挥,浓墨重彩地添了两个小女孩进去,把她们的命运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
姐姐Sansa,一个生来富贵的贵族娇小姐,天生便戴着粉色滤镜看待这个世界,对皇家的肮脏真相和外界的游戏法则毫不知情,凄惨的命运临渊而立,她却烂漫天真。



妹妹Arya,则是一个生来迥异的叛逆者,对她来说,嫁作王公贵族妇是个可笑的约束,舞刀弄剑才是心之所向,天地的辽阔,冬临城的几座城堡又怎能挡住?



可一旦落入那群雄争霸的年代,贵族的身份不仅不能明哲保身,反而树大招风,引人注目。


因此我们清楚地看到,两姐妹在剧里经历了父亲、母亲相继被杀、哥哥在“血色婚礼”上不幸殒命的“灭族磨难”,人生就此沦入痛苦黑暗、坎坷漂泊的征程。


肩负着史塔克家族重任的姐姐Sansa,成了众人夺取北境的工具与玩物。



她先是订婚搬至君临城,却惨遭两小无猜的储君——乔弗里反复折磨,又在乔弗里暴亡后,不得不背上“谋害亲夫”的罪名,逃离这个给她带来荣耀和屈辱的城池。


几经辗转,Sansa被培提尔当作筹码献给了作恶多端的“小剥皮”Ramsay,又不幸被这恶人强奸。



与此同时,妹妹Arya的境遇也好不到哪里去,姐姐命途不保,家族分崩离析后,她虽逃出君临,却被抓被打被虐待,从此命途多舛,安稳不再。



而且不幸的是,在以“逃命”和“寻仇”为主线的生活里,Arya还遭遇瞎眼和重病交错来袭,身心受到巨大折磨。



虽然成为“无面人”后学得一技傍身,但也被同门师姐追杀虐待,天下之下,却无地容身。



但是,她们是“以狼为图腾”的史塔克家啊,命运再兵荒马乱,考验再艰巨无穷,她们都有能力走出一条“卧薪尝胆”的路。


果然,姐姐Sansa在充满欺骗和阴谋的环境中,隐忍生长,缜密谋划,最终与哥哥雪诺汇合,夺回了属于他们的北境冬临。



妹妹Arya则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,指尖一抬列出杀人清单,灭族杀父的仇,当然要人头到位,血债血还。



暴雪降,冷风起,孤狼死,群狼活。


狼家的传奇,如同涅槃重生的凤凰,在燃透的灰烬里,获得了真正的逆袭。



幕后:一拍即合成闺蜜

“我们是最好的朋友”


别看姐妹二人在剧里尝遍人间艰辛,苦不堪言,还错过了彼此的成长,在戏外,她们可真是满屏粉红的小姐妹,陪着彼此一路走到今天。



2009年,在《权力的游戏》的试镜现场,13岁的Sophie Turner和12岁的Maisie Williams初次见面,便一拍即合。


Sophie说,“从那一秒起,我们基本上就成了最好的朋友了。”



Maisie也补充道:“从那时起我就觉得Sophie超级酷,而且我觉得剧组搞配对台词试读(chemistry read)真的是太对了。你们如果有化学反应,那就是合适的搭戏人选。你看我俩现在就是闺蜜,而他们在那么多年前就看出来了哦!



就连英国基地的选角导演 Nina Gold 都不禁回忆道:“她俩那天,真的是欢声笑语不断。”


年幼小姐妹的感情虽已牢牢建立,可那时的拍摄进程却远没这么顺利。


当时,姐妹俩在位于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拍摄试播集,结果两位主创觉得,剪完的成片实在是质量堪忧,于是这集便播都没播,就停工了。


或许当时的Sophie和Maisie已经初见不祥的端倪,杀青派对上便抱在一起失声痛哭,心想这下要凉了,剧组一散,也肯定得各奔东西了。


幸好,两位主创重新为其他角色挑更合适的人选,从头开始拍摄剪辑,这才让两姐妹的故事有了存在的可能。


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随着剧情的发展,二人的青春期蜕变也在大屏幕上被亿万观众审视,这也给小演员们带来了很多苦恼。



由于Maisie在剧里多为假小子扮相,所以当她身体开始发育之后,剧组为了让她看起来“上下持平”,还专门给她加个小肚腩,惹得Maisie抱怨:“我都15岁了!天啊我想做个女孩子!想有个男朋友!”


提到这段往事,Sophie也说,“其实那段时间Maisie特别不容易,身体在变化,却必须剪短发装男孩。我觉得她应该挺羡慕我的,因为我可以穿漂亮裙子,化妆做发型。但我也羡慕她啊,可以穿裤子换男装呀!



在接受英国杂志 Glamour 的采访时,Sophie坦言:“我们彼此之间会相互保护,戏里戏外都是,生活中我还会常常去看看Maisie在Instagram上发了些啥。”



Maisie则毫不避讳地说:“Sophie知道我太多事了,多到我觉得我们应该做不了朋友。”


“爆料”过后,Maisie还专门感谢了Sophie在她生活里扮演的角色,“帮我解决了一些友谊的小摩擦,和生活中的小烦恼。



这么看来,不管是剧里还是生活中,Sophie这个当“姐姐”的,果然算得上贴心又称职。



这不,去年她们也没少合体,姐妹二人先是出席雪诺和“火吻”的婚礼,默契十足,有说有笑,侧面展现了权游剧组的亲和有爱。



很快,《名利场》又曝出了“姐姐”Sophie将和美国歌手Joe Jonas结婚,“妹妹”Maisie将做伴娘的消息,标题下面还不忘加一句“Stark Sisters Forever”的评语。


十年的动人友谊,从冬临城到伦敦,这一路温暖依旧,感人至深。



曲终人不散

左手不舍,右手自由


不过,即便播出后火爆到前所未有,停更期也赞美如潮水,这部HBO的台柱剧也终将面临完结的一天。


等到最终的第八季完结,必定尘归尘,土归土,所有人的家园情仇,不过都只是另一个时空的波诡云谲罢了。


但这一切对于狼家姐妹花来说,有着不同的意义。


杀青那天,Maisie没有哭,她回到自己的房车里洗了个澡,洗净了那个在剧里总是脏脏的Arya,静静坐在车里,不想和大家一一告别离开。


Maisie说,剧虽然完结了,但不代表今天一过就是永别,这一切有点像“离婚”,是个比较漫长的过程,需要适应。



Sophie则哭了,她评价自己“碰到什么事都会哭”,尤其让她感动的,是两位主创送给大家的临别礼物:每个人角色的故事板,Sophie拿到的是她的最后一场戏。


一个小小的故事板,却浓缩了用尽十年光阴心血扮演的角色,今朝挥别确实会让人不舍,但真正的角色精华早已融入骨血,与演员相生相依了。



Sophie在身上纹了“群狼活”(the pack survives),她说:“在这部剧里,Sansa坚强求存的动力,就是家人。家族的团结和力量,无比强大,能让所有人活下来,我觉得狼爸爸一定会时时刻刻为我们感到骄傲的。”


离开权游,她们对未来的规划也很明晰,Sophie事业爱情双丰收,不仅因“凤凰女”一角在好莱坞星途坦荡,嫁作人妻的甜蜜也在不久的将来等着她。



Maisie的第一反应则是:自由了。


她说:“现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辛苦工作了这么久,终于可以享受成果了。”


我们有理由相信,她们接下来的人生,只会越来越精彩。


最后想说的话


聊完了这篇两姐妹的访谈,主页君想起了在上海私下采访扮演Jaime  的 Nikolaj Coster-Waldau时,他一句不起眼的原话。



“相信我,每条故事线都会很精彩,你会爱上这个残忍的世界”。


的确,权力的游戏算得上是一部残忍的剧集,生死一念之间,富贵皆有无常。


我们也大概猜得到,在剧集的最终季里,一定充斥着重生复活的诡异,亡灵感应的鬼魅,时空旅行的离奇,僵尸军团的恐怖以及飞龙在天的壮观,它们让我们足以在浮生半日闲里,获得片刻逃离。


但是,就算剧集最终会完结,这个壮阔磅礴的世界,将永远不会褪色。


凛冬将至,城池烟起,觥筹交错间,让我们一起期待“权力的终场游戏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