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价

澳大利亚白人对澳大利亚黑人的荒谬提问:“非洲人都有大**吗?,你们都住在茅草屋吗?”

11-04-2019 澳大利亚 白人 印象编辑 素材来源: 每日邮报
摘要
周三,澳大利亚广播公司(ABC)采访了九位出生在非洲,现居澳大利亚的黑人。在“不能问的问题”这一环节中,九位受采访人需要正面回答网民所提出的问题,且不能回避。节目制作人称,希望借此打破白人对黑人们的刻板印象。

澳洲印象4月11日电    周三,澳大利亚广播公司(ABC)采访了九位出生在非洲,现居澳大利亚的黑人。在“不能问的问题”这一环节中,九位受采访人需要正面回答网民所提出的问题,且不能回避。节目制作人称,希望借此打破白人对黑人们的刻板印象。

 


在节目中,他们回答的问题从是否住在临时搭建的小破屋到生殖器有多大,虽然令人尴尬,但这九位澳大利亚黑人都尽可能的回答了网友至今都存有的疑惑,整个采访过程十分轻松和谐。

 

第一个问题是:“你们是否都居住在小破屋,生活条件很艰苦吗?”

 

来自墨尔本的Flora Chol笑着表示,因为人们对非洲地区的认知总是与落后和贫穷挂钩,所以我经常会被问到这些问题,她说:“非洲并不都是小破屋,还有很多正常的砖瓦房,城市也都是正常的城市。”

 

12105040-6907779-Mr_Dzadey_pictured_who_grew_up_in_Melbourne_his_entire_life_said-m-62_1554911508614.jpg


不过来自墨尔本的Keith和Krown,以及来自达尔文的Thelma White表示,他们三个人确实是住在小村庄的泥草房里。

 

第二个问题是:“你们从一个原始社会来到澳大利亚感觉如何?(可能是想问从发展中国家来到发达国家的感觉)”

 

Keith解释说,周围的澳大利亚朋友们会问他们是否住过房子,是否睡在地上,或者是否在难民营中长大等等等等……

 

“我们的国家有一种名叫Ubuntu的集体文化,大家会在一起吃饭,聊天,每个人都彼此认识”Keith说:“可能在这里更多的感觉是从集体走向个体。”

 

之后还有网友询问:“是否非洲男性有着更大的小**?”听到这么尴尬的问题,大家都哈哈大笑,White表示这简直是直击灵魂的问题。来自珀斯的Casty Hughes女博士则说道:“这我回答不上来,因为我只跟我丈夫上过床,”而Krown 则直截了当的点头说:“是的没错,并且女人很看重这点。”

 

12105046-6907779-image-m-58_1554911384663.jpg


当被问道:“澳大利亚种族歧视很严重吗?”Hughes给出了肯定的回答,并且表示自己曾经经历过。Krown则告诉记者称很多时候都能从人们的表情,语言,肢体动作中感到歧视,Dzadey说:“虽然我从小就在墨尔本长大,但是非洲血统却让其他正统的澳大利亚人对我抱有敌意。”Fari 随后更是曝出了自己受到冒犯的例子,“当时我正在路口等红绿灯”她说:“突然有个男的把手伸到我头上开始乱摸,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。”

 

12105044-6907779-image-m-60_1554911461662.jpg


最后一个问题是:“为什么这么多非洲社区的成员都是帮派组织?”

 

对此问题,九位采访者均有着自己不同的看法。Dzadey反驳道:“帮派组织是有组织的犯罪集团,而他们只是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,一个种族中有好也有坏,我不希望个别人的不恰当行为会被放大到对整个种族的看法中去。”

 

 

编辑:小相公

来源:dailymail

图片:daily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