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价

鲜为人知的10名最有权力的澳大利亚人

13-06-2019 澳大利亚 权力 印象编辑 素材来源: ABC
摘要
谁是澳大利亚权力最大的人?

谁是澳大利亚权力最大的人?


从表面上看,这是一个相当简单的问题,但是揭开层层面纱,事情就变得有意思起来:一些权力最大的人几乎不为人知。


他们是像约翰·金克尔(John Kunkel)、保罗·埃弗林汉姆(Paul Everingham)、格雷格·法雷尔(Greg Farrell)这样的人,以及 最有权力者名单上的其他人,你可能从来不会在电视屏幕上认出他们,但接近权势的能力和他们的影响力却给予这些人真正的权力。


尽管他们中只有一人承认自己是说客,但其中有不少人定期会晤我们的政治领袖,为他们想要的东西进行游说。


10人中,其中四人是主要行业组织的负责人,其中三个行业与赌博业有关;两人在采矿业中占一席之地;一人与教育有关,一人是活跃主义人士,另一人与药房业有联系。我们可是一点没有捏造。

但是,谁应该在本名单上排第一是没有争议的。


总理办公室的约翰·金克尔



约翰·金克尔(John Kunkel)是总理莫里森的幕僚长。

约翰·金克尔(John Kunkel)是总理莫里森的幕僚长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约翰·金克尔的工作复杂、艰难又很重要:他是总理的幕僚长,可以说是社会生活中最有权力的澳大利亚人。


金克尔博士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,他每天都能见到斯科特·莫里森总理,断断续续在堪培拉呆了25年多的时间。


作为幕僚长,他很可能在重大决定做出之前与总理再谈一次,而其建议会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这项工作真正棘手的部分是告诉莫里森总理他不想听到的东西。


金克尔博士和总理的首席私人秘书亚龙·芬克尔斯坦(Yaron Finkelstein)一起管理着总理每天的行程日记,并决定谁可以见他的老板。


金克尔博士靠研究美国贸易政策获得博士学位,这也是他成为部长级职员的一个原因。最初,他在1998年为副总理蒂姆·费舍尔(Tim Fisher)工作,然后为贸易部长马克·韦尔(Mark Vaile)工作。


他曾在秘密的内阁政策部门为霍华德(Howard)政府工作过,制定与联盟党选民基础产生共鸣的政策。


2010年,金克尔博士转到矿业部门,担任澳大利亚矿业委员会(Minerals Council of Australia)副首席执行官,然后担任矿业巨头力拓公司的政府关系主管。


这两个角色都与接触权势与游说有关,所以都利用了你所认识的人。


金克尔博士认识很多人,尤其是联盟党方面的人。


在私营企业工作了八年之后,他于去年年中回到堪培拉国会大厦,取代菲尔·盖特延斯(Phil Gaetjens)成为时任国库部长的莫里森的最高级别助理。


西澳矿产与能源协会的保罗·埃弗林汉姆




保罗·埃弗林汉姆(Paul Everingham)是西澳矿产与能源协会首席执行官。

保罗·埃弗林汉姆(Paul Everingham)是西澳矿产与能源协会首席执行官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“我没那么重要,”他抗议道,“我只是很忙。”


但是保罗·埃弗林汉姆却很重要。


作为北领地第一位首席部长的儿子,他知道政治是如何运作的。


他曾是西澳自由党的执行董事和首席执行官,现在领导着西澳矿产和能源协会。


如果西澳政界人士敢于挑战采矿业,他们将面对该协会激烈的宣传运动。


前国家党领袖布伦顿·格里尔斯(Brendon Grylls)曾试图增加铁矿石税收,结果遭遇无情的广告宣传攻势。


他最终失去了皮尔巴拉(Pilbara)的议席,皮尔巴拉在上一次州选举中获得了11.4%的选票优势。


“该行业采取了相当直率的立场,”埃弗林汉姆在谈到该游说团数百万澳元的宣传活动时说,这个宣传攻势是在他加入西澳矿产和能源协会之前就已经展开的。


“采矿业......宁愿安静而专业地做事,坐在桌旁谈判,但不幸的是,在这个情况下,[局势]急转直下。”


新州俱乐部的安东尼·波尔




安东尼·波尔(Anthony Ball)是新州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。

安东尼·波尔(Anthony Ball)是新州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安东尼·波尔(Anthony Ball)担任新州俱乐部(Clubs NSW)首席执行官已有九年时间。


独立国会议员安德鲁·威尔基(Andrew Wilkie)推动赌博限定下注技术,以及全国所有角子机最高下注一澳元的举措,结果遭到反对。而在那场反对运动中,波尔发挥了关键的作用。


威尔基在2010年处于一个独特而又强大的地位。


他同意支持时任吉拉德少数党政府,但前提是吉拉德政府推出赌博业改革。


但这笔交易最终被淡化处理,威尔基在2012年也撤回了他[对吉拉德政府]的支持。


新州俱乐部成功开展了一场反对改革的基层运动,其中包括在乡镇社区和边缘席位地区举行抗议游行。


该运动仅动用了新州俱乐部对外公布的4000万澳元预算中的340万澳元。


新州俱乐部代表着1200多个会员俱乐部。据其网站介绍,这些俱乐部“对州和国家政策方向做出了重要贡献”。


新州矿业理事会的史蒂芬·加利利




斯蒂芬·加利利(Stephen Galilee)为一个分化观点的行业做倡导工作。

斯蒂芬·加利利(Stephen Galilee)为一个分化观点的行业做倡导工作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斯蒂芬·加利利(Stephen Galilee)自2012年以来一直担任新州矿业理事会首席执行官一职,这个机构代表着该州240亿澳元的矿业行业。


这个工作包括游说政界人士,为一个分化观点的行业做倡导工作,用《澳大利亚人报》的话说,“与一个组织有序的活跃主义组织展开斗争,这个活跃主义组织执意要关闭你获得经济资助来保护的行业”。


加利利先生最近写了一篇捍卫煤炭未来的观点性文章,并警告说即将关闭的利德尔电站(Liddell Power Station)可能意味着未来会需要一名停电事务特别部长。


在加入矿业理事会之前,加利利先生在政界担任高级职务,这包括担任约翰·霍华德和托尼·阿博特(Tony Abbott)的顾问。


他还是前联邦资源部长伊恩·麦克法兰(Ian Macfarlane)的幕僚长,也是新州国库厅长迈克·贝尔德(Mike Baird)的幕僚长。


新州赛马机构的彼得·维兰迪斯



彼得·维兰迪斯(Peter V'landys)为赛马业赢得了几大胜利。

彼得·维兰迪斯(Peter V'landys)为赛马业赢得了几大胜利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新南威尔士州赛马机构(Racing NSW)的首席执行官,澳大利亚英式橄榄球联盟专员彼得·维兰迪斯(Peter V'landys)被广泛认为是赛马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人。


他为该行业赢得了几个重大胜利,总工会包括霍华德政府在2007年马匹流感爆发期间史无前例的2.35亿澳元的救助计划。


他还在高等法院(High Court)获得了针对博彩交易所“必发”(Betfair)的胜利。该法院在2012年裁定新州赛马机构有权分享“必发”的投注额。


这项裁决极大地改变了澳大利亚全国的赛马行业,因为这为任何体育运动分享州际博彩机构的利润打开了大门。


当天主教教会想在2008年世界青年日使用兰威克赛马场(Randwick racecourse)时,维兰迪斯先生也对天主教会正面交锋,从教会、联邦和州政府获得了4000万澳元的补偿。


“如果我认为自己做的对,就会勇往直前,绝不手下留情,”他说。


但他最近也出现过一个重大的营销失误,那就是利用悉尼歌剧院的船帆屋顶来宣传巅峰杯赛马比赛(Everest horse racing),引发了全国性的强烈反对和公众抗议。


全国天主教教育委员会的杰欣塔·柯林斯



杰欣塔·柯林斯(Jacinta Collins)现就职于全国天主教教育委员会。

杰欣塔·柯林斯(Jacinta Collins)现就职于全国天主教教育委员会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杰欣塔·柯林斯(Jacinta Collins)曾在1995年至2005年间及2008年至2019年间担任维州工党参议员。


今年2月,就在她在上议院发表告别演说的几天后,她被任命为具有影响力的全国天主教教育委员会(National Catholic Education Commission)的执行主任。


在莫里森政府去年向天主教和独立学校提供45亿澳元之前,柯林斯女士强烈支持联邦政府对天主教学校的拨款资助。


全国天主教教育委员会是表现最强的天主教游说团体,其代表着全国77万名学生和1750所天主教学校。


联邦集团的格雷格·法雷尔



格雷格·法雷尔(Greg Farrell)在2018年塔州选举中击败工党行动中扮演重要角色。

格雷格·法雷尔(Greg Farrell)在2018年塔州选举中击败工党行动中扮演重要角色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格雷格·法雷尔(Greg Farrell)自1989年以来一直是私营联邦集团(Federal Group)的总经理。


虽然这个家族公司总部设在悉尼,但它的权力基础遍及塔斯马尼亚,在那里它经营着该州的两家赌场,并拥有免费经营该州所有角子机的唯一许可证。


这一有利可图的安排是自1973年以来就一直存在的,并将于2023年到期。


在2018年竞选期间,工党承诺如果获胜,将在2023年之前从塔斯马尼亚的酒吧和俱乐部移走所有的角子机。但未能付诸实施。


法雷尔先生在反对工党的运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,他的公司在电视、广播和社交媒体推出了一系列支持角子机的广告宣传。


法雷尔家族在选举中到底花了多少钱仍是未知数。


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文件显示,联邦集团在2017-18财政年度向自由党捐款至少5万澳元。


这个家族的财富价值超过4.6亿澳元。


澳大利亚药房协会的乔治·谭姆巴西斯



乔治·谭姆巴西斯(George Tambassis)是澳大利亚药房协会的全国主席,该协会在每个选区都有其代表的药房。

乔治·谭姆巴西斯(George Tambassis)是澳大利亚药房协会的全国主席,该协会在每个选区都有其代表的药房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药房协会代表着身为药剂师的药房老板们,这些生意遍布每个社区(和每个选区)。


这意味着他们有潜力开展非常有效的宣传活动。


正如新闻时事网站“克莱基”(Crikey)的政治编辑伯纳德·基恩(Bernard Keane)所说:“他们在和谁说话?他们大多在和老年人说话。因此,联盟党尤其容易受到药房协会的恐吓,他们会说,‘嗯,我们不喜欢这个,所以我们会告诉我们所有的客户。我们会张贴海报告诉顾客,政府做出了一个会伤害他们的可怕决定。’”


基恩说,这是“在讨论中可以使用的非常有力的武器”。


“这就是为什么澳大利亚没有超市药房。你进入伍尔沃斯(Woollies)或科尔斯(Coles)超市都看不到药房,因为药房协会会发疯地说,‘如果你这样做了,不管是谁允许的,我们都会毁了他。’以前发生过这事。"


乔治·谭姆巴西斯(George Tambassis)是该协会的全国主席。该协会成功地使社区药房更具竞争力。

该协会还成功抵制了限制药房销售天然药物和辅助药物,或者只能在药房指定区域摆放的举措。


Getup的娜塔莉·奥布莱恩



娜塔莉·奥布莱恩(Natalie O'Brien)说GetUp! “不是要改变政府”。

娜塔莉·奥布莱恩(Natalie O'Brien)说GetUp! “不是要改变政府”。 

(Simon Rankin)



娜塔莉·奥布莱恩(Natalie O'Brien)在2013年加入“GetUp!”,此前她曾在新州州长和内阁部门任职,并在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就婚姻权利和移民等问题参与过竞选活动。


她现在是这个活跃组织的总监。该组织深知如何动员成千上万的士兵和网络“士兵”支持他们的各种政治活动。


但近年来,该运动的策略变得更加激进。


在2015年昆士兰州选举中,该组织分发了投票指南卡(how-to-vote cards),敦促选民将自由国家党放在选票的最后一位。


“我们不是要政府更迭,”奥布莱恩女士说,“我们是在试图将进步政策提上议事日程,不管哪个政党想要采纳这些政策”。


在5月18日联邦大选前的12个月里,“GetUp! ”曾获得了超过1360万澳元的捐款。


保守派游说团体“前进,澳大利亚”(Advance Australia)组织曾指责该组织试图通过上门拜访和请愿来“控制选民”。


“我们绝对已成为左派的典型代表,”奥布莱恩女士说。


“有一群政治右派人士希望‘GetUp!’遭受质疑,并受到冷嘲热讽的攻击。他们试图把我们描绘成某种政党,而不是草根活跃组织,而我们就是草根活跃组织。”


克罗斯比特克斯特集团的大卫·贝尔



大卫·贝尔(David Bell )是克罗斯比特克斯特集团澳新及亚洲业务主管。

大卫·贝尔(David Bell )是克罗斯比特克斯特集团澳新及亚洲业务主管。 

(ABC RN: Simon Rankin)


在担任澳大利亚银行家协会首席执行官十年后,大卫·贝尔(David Bell )于2017年11月以来一直是全球游说巨头任职。


他还主管过西太平洋银行、澳大利亚保险集团IAG和澳洲电信的公司事务部,并在新州政府担任高级职务。


他现在主管克罗斯比特克斯特集团(Crosby Textor Group,简写为C|T Group )的澳新及亚洲业务。


前霍华德政府顾问林顿·克罗斯比(Lynton Crosby)爵士和民意测验专家马克·特科斯特(Mark Textor)在澳大利亚创立了这家公司。


这家公司被认定是2008年和2012年伦敦市长鲍里斯·约翰逊(Boris Johnson)选举策略的策划者,并在2015年带领英国保守党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胜利。


最近《卫报》报道称,克罗斯比特克斯特集团代表跨国矿业巨头嘉能可(Glencore)协助开展了一场秘密的全球运动,以提高对煤炭的需求。


据《卫报》报道,这场运动被称为凯撒计划(Project Caesar )。这包括建立在线基层组织,推动清洁煤炭技术的积极宣传,攻击可再生能源,批评澳大利亚工党。